“零垃圾”生活:一家三口一周的垃圾只有一个罐子:一家三口一周菜单

i^ך设计资源生命周期的理念,以便重复使用所有产品,目标是不将垃圾送到垃圾填埋场、焚化炉或海洋。如今一林一家三口每周产生的垃圾,仅需一个 老干妈 的罐子就能装下。

曾经沉迷于疯狂丢东西

2015年,初到深圳。因为带的东西不少,租的房子却不够大,一林开始学习整理术,表现为疯狂丢东西,把家里80%的东西都扔了,号称 断舍离 。后来,她听到了北京 零垃圾 践行者汤蓓佳的线上分享会,惊觉: 原来中国也有人认同并践行 零垃圾 的生活方式。

第二天,一林就拿着家里熬中药剩下的几个纱布袋去买菜了。几天下来,菜老板记住了一林。

老板说,我是她见过的第三个自带布袋的顾客。

一林对此感到开心又遗憾,原来有人在这么做,但这么做的人并不多。

丢东西是解决问题最简单的方式,也是最不负责任的方式。

在辨析 断舍离 与 零垃圾 的过程中,一林提到最多的词就是 责任 。

断舍离 是以当下需求为中心,去判断这个东西是否有用、是否必要,而 零垃圾 要考虑源头和未来。

我在买东西的时候会思考,如果有一天要丢掉它,是否能科学且负责任地处理好。

像游戏闯关一点点去完成

断舍离 能立竿见影看到家里的变化,但 零垃圾 不会。一林承认这是一件有难度的事: 如果我告诉你,这个家要三个月乃至一年才能整理完,你还有这个动力吗?

一林的动力是 自我成就 。就像闯关游戏,把巨大目标拆分成小任务一点点完成,一周、一个月、一年后,整个人会焕然一新。

首先是食物,不再吃带有塑料包装的食品。在出行方面,一林会准备 五宝 手帕、布袋、水杯、餐具和饭盒。更进阶一些,一林学会了手工皂制作,利用果皮自制酵素替代洗衣液,厨余垃圾堆肥,还有旧物改造。

事实上,相比之前 断舍离 的状态,一林家里多了很多瓶瓶罐罐,阳台还有大大小小的箱子和桶,家里显得更 乱 了。

不过,令一林庆幸的是,家人非常支持自己。

我老公不是一个会抱怨的人,他对我做的事非常好奇,平常我会带着孩子一起做,他也会力所能及动手帮忙。

如今,一林家的小孩都成了幼儿园的小小环保宣传员,还获得了表扬。

一林说,自己能够成为 零垃圾 的拥趸,不仅得益于家人的认同和鼓励,更多的成就感源于可以 交朋友 。2018年,一林创立了深圳 零垃圾 公众平台,以 线上交流+线下活动 的形式推广 零垃圾 生活。

目前,一林一手创建的微信群中已有近300人,他们共同践行 零垃圾 的生活方式。一林与群里的朋友共同举办了21次线下活动,包括 零垃圾 生活方式分享会、 旧物新生 闲置交换活动、旧衣改造工坊、环保酵素制作分享会等,参与人数超过600人次。

改变从随身携带购物袋开始

如今,一林践行 零垃圾 的生活方式已近三年。她说自己的生活节奏开始变慢,家人的吃穿用度自己都做到了心里有数。

我会通过观察垃圾,看到自己和家人的行为,从而总结自己的生活,垃圾也可以是看待世界的方式。

在一林家阳台,有一个白色的堆肥箱,里面放的是土壤和经过处理的厨余。

只需要给一些时间、一些合理的手段,大自然会将它们变成有用的东西。这个世界上没有垃圾,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。

但是,真的能做到 零 垃圾吗?一林很清楚,并不能。

零垃圾 的目标其实是垃圾减量。

一林认为,目前深圳如火如荼开展的 垃圾分类 只是减量的一个环节,虽然可以大大缓解目前城市垃圾管理的诸多问题,但源头减量才是关键。

一林谈到, 垃圾分类 不等于 资源回收 。分类后除部分回收外,更重要的目的是防止垃圾混装,避免因混装垃圾水分过多造成焚烧不彻底引发更严重的污染,但垃圾填埋和焚烧还将继续下去。

所以, 零垃圾 实践者们的做法更加彻底。在生活中,一林对自己的要求是真正的源头减量,只购买纸张、玻璃、金属、可降解塑料等可以回收、能被处理的产品。

在一林的深圳 零垃圾 生活群里,很多群友为 零垃圾 设计了一个更宏远的目标 环保。对此,一林是乐于见到的。一林转述了一位群友的话: 整个世界是相互联系的,没有任何人能够独善其身。

改变要从微小的细节开始,尤其在熙熙攘攘高速狂奔的深圳,一林很清楚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她一样愿意牺牲 方便 的生活,能够为 零垃圾 付出巨大的时间和精力。她表示: 对多数人来说,环保应该以基本不影响正常生活为前提,而不应该变成一种负担。可以从随身携带购物袋开始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改变。

(南方日报记者 何雪峰 统筹:张玮)